谈歌:中国作家至于集体崩溃吗?

 

(发表在《网络传播》2010年第1期)

这年月热闹莫过于“门”事儿(比如“艳照门”)。前些日子,谷歌数字图书馆的“侵权门”,又在国内爆炒起来了。有分教:诸作家——鸡飞狗跳猪上房;文著协——红事白事两头忙。

是啊,如果自家的奶酪无端被别人动了,如果自家的媳妇无端被别人睡了。事主儿当然不爽。愤怒、崩溃、破门而出、呼天抢地、眼含血泪问苍天……都可以理解。可是呢,如果自己的奶酪自己的媳妇人家根本就没动,诸位就激愤暴走,就振臂高呼:“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这……也太神经了点吧?

谈歌也曾经上网搜索过一番,承蒙错爱,不才也有些作品忝列。心头曾经一阵窃喜,而且过望。靠!不把你们告上法庭,老子就是猪头一个。发财喽!有道是:谷歌赔礼道歉再赔钱!老子这回要欧元(美元贬值了嘛)!可仔细一看,便泄气了!要么是摘录视图,只有寥寥数十字,要么干脆便是“无预览可用”,仅仅“图书概述”而已。

唉!不就是个目录和摘要嘛!至于么?如果说,国内传统图书馆藏了某位作家一本或者几本书,未必就致函垂询可否。从来也没看见哪位作家的作品入了图书馆,就怒气冲冲,状告图书馆侵权。谷歌只是想建个数字图书馆,还是免费的,而且,人家并不提供有版权期效的全文,仅仅是个目录和摘要。傻子用屁股想想,也能想个透彻明白。谷歌的占位与影响,谁人能放弃这个推销和宣扬自己以及本土价值观的机会呢?何必强拉硬扯到“资本主义国家盗取中国文化资源”的高度?还扯到了民族尊严力度?打住吧,甭动不动就扯什么“气节”。吃肯德基麦当劳的时候,您的“气节”呢?买LV、YSL、Chanel时,您的“气节”呢?或者说,站到某些作家的立场上,“气节”就像端午吃粽子、中秋吃月饼,是有时有晌有钟点儿的,是有选择性的。“气节”是你家的狗啊?随便就能拉出来遛遛?让它咬谁就咬谁?某些作家,总是本着上辈子被狼咬过的精神,动辄就言之凿凿告诫我们要警惕,坚持“不食周粟”、注意“失节事大”。在谈歌听来,这都是屁话。若是谷歌颁发几个“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中国作家”奖,您看他们是不是屁颠屁颠坐飞机就跑过去领奖呢?误了飞机的也能打着的去。讲这些蠢话的作家们,如果不是诚心忽悠百姓,恶心读者。那么,就一定是头脑僵化,还没能适应新时代的文化逻辑和阅读方式呢。

索性再说几句中国的作家。中国作家群里,着实有一些喜欢起哄架秧子、上赶着凑热闹的是非主儿。硬是奇怪呢,一个个的写作品都是鬼机灵,可是遇到人间烟火的事儿呢,就跟傻子一般了。那灵光的脑袋真像是让狗咬了或者门挤了驴踢了。遇到个“卖拐”的,就跟范伟演得那角色似的,就直溜溜奔沟里去了,找十个奥运举重冠军过来,都拉不住呢。也不管是非对错,一旦见着记者,捞着话筒,便像打了鸡血,怒发冲冠,如果有人再拱拱火儿,他们就敢宽衣解带,破门而出,上街祼奔,高声呐喊:强烈抗议!

还要说说那60美元。真就有人说,都是那60美元闹的,扇人脸呢?有美国佬这么磕碜人的吗?白让人拿了东西,被发现了,还拿小钱试图收买?呸!坚决不干!咱“不差钱”!可细想想呢,60美元一本,人家就是给你发个简介,世界上有这样的好事吗?人家等于倒贴钱给诸位做广告呢。再看看国内那些假以文学爱好之名、实则偷书盗书以期盈利的网站、论坛、期刊,大大小小,多如牛毛,从来都是本着不花钱也办事的方针,理直气壮地使用作者的稿子。经营者可曾想起过给著作人一分钱?作家们还不是生生忍受着,伪装出一副享受著作遍地开花的虚假繁荣的表情。不真逼急了,有几个能站出来和他们打官司?

顺嘴再说说文著协,这活计真是不好干。不管吧,作家们骂娘,吃干饭的啊?不保护我们,你们有脸开工资?管吧,读者骂祖宗,报刊杂志这么贵,有几个承受得起?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可是吃的这碗饭,就得好好干。与其这样火冒三丈跟老外们讲究维权,不如先把自家那些猖狂盗书的网站维掉。咱们自己屋子里都不干净,盗版满天乱飞,网上随便下载。和别人打交道,如何挺得直腰板呢?

东拉西扯说了一通,都是闲话,打住!细想,这算个屁事儿么?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时事大家谈分类目录,贴了,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