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迹:信息的力量──谷歌事件启示录

作者 : 陈迹 打印此文 告诉好友2010-02-01 3:00 AM 

      正在发生着的谷歌事件,很是耐人寻味。

      Google究竟是否退出中国市场,尚有不确定性,表明了事情的复杂。这一事件固然关系到Google的“不作恶”原则,关系到信息自由、言论自由,然而,它的过程本身,特别是它的导火索,随着更多技术细节的披露与分析展开,显露出非同寻常的意义。 

     事情开始,是Google官方博客上出现该公司高层人士的一篇博文,《中国新路径》(A new approach to China)。此文以很大篇幅描述不久前的一次对该公司的网络攻击,然后笔锋一转,将其与中国政府限制互联网上的言论自由联系在一起,得到的结论是,“应 重新审视我们在中国的业务运营”。

     一次网络攻击,即使它据称“极为老练且具针对性”(a highly sophisticated and targeted attack),竟然迫使Google高层重新思考他们数年来进入中国市场而未能坚持其“不作恶”原则的妥协,看上去多少有些不可思议。许多人相信,数年 妥协,Google高层痛苦、烦恼,甚至委屈,于是,攻击出现之际,他们终于忍无可忍,毅然决定不再妥协。另外的许多人则认为,再严重的攻击,在 Google这样的公司面前,也算不得什么,它的强烈反应,其实是故意以网络攻击为借口,于是,讽刺它“撒娇”者有之,批评它掩饰竞争不利者有之,更有人 指责它“成为美国政府秘密或者公开的政治工具”,甚至被骂为“充当美国政府的走狗”。

但是人们注意到,Google高层的那篇博文,看来写得仓促,相当潦草,从对网络攻击的描述,到不再妥协的决定,颇有些跳跃性,但他们的实际行动则坚定果 断,立即取消了所有中国工程师访问Google代码服务器的权限,同时,电子邮件服务全面启用数据加密,对内对外的防范一下子升级。

      仔细想来,这样的姿态实际上表明着事态的严重性。试想,Google已妥协了数年之久,若非特定的打击与伤害,深深触及Google高层的痛处,则很难说 他们会下决心考虑退出中国市场的决定。实际上,与其说是美国人官商联手,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不如说,这是Google面对巨大威胁与实际伤害的防御性反 应,即被迫的防守反击。

      据说,对Google等公司的网络攻击行动,极为老练,且目标明确,使用十几个恶意软件和多层次加密,地道战式地潜入企业网络的深处,其加密非常成功地混 淆了攻击,规避了常见的检测方法,在技术上非常先进。而所谓技术先进,集中体现在人们发现的那个“来自中国的木马病毒”,即Aurora。它“非常专 业”,“很显然有一个班子拿工资的人在研究制造这种病毒”。更奇妙的是,一个安全漏洞刚刚被发现,就发生了利用这个安全漏洞、以该代码对Google的攻 击,使全世界网络安全界为之震惊。

      当然,人们难以得到确凿的证据,来证明这次网络攻击乃中国政府所为。但是,技术专家们认定,实施这样的攻击者,不是黑客而是骇客,亦即,这些人不是为了推 进技术发展、理解技术对于社会的作用,以及更广泛地传播知识,而且,他们不是一般的骇客,不是为个人私利而搞破坏、偷隐私,而是为特定的政治目的而搜集情 报信息,而这样的政治目的,恰恰与黑客们相反,是以与有破坏性、毁灭性的技术阻止技术进步、阻止信息自由流动。

     有黑客人士指出,在拥有网络战能力的国家中,中国的动作最大,它的网络攻势强度超过了其它国家,迄今还没有其它国家敢这样明目张胆,可以说是正面而且大范 围地出击。迹象表明,中国的一些政府和军事机构招募人员,组成为“网军”,长期获得资金支持,进行相关的研究,并且实施专门的袭击行动。

     Google非常在乎它的Gmail。它花费了很多的功夫、人力物力财力,以维护其不受黑客侵害。但是,那些对手的技术很先进,其攻击态势非同寻常,再加 上或许还有特殊身份的“内线”里应外合,那么,恰恰是因为对这样的攻击根本难以捕捉到它来自何方的确凿证据,也就充分有理由判定,它是那种有政府背景的有 组织网络攻击,甚至,可以说,它是有“网军”参与其中的准战争行为。

     有评论说,“这一次谷歌被打得找不着北,自己都已经搞不定了,要到外面寻求高手咨询,又要政府出面帮忙,可见他们的对手绝对不是江湖艺人之流,完全是那一支训练有素、纪律严明、‘武艺’高强的网络大军”。

     或许,Google还不至于那么狼狈,但是,面对如此情况,完全可以理解,Google再强大,其防护再周密,也不能不审时度势──自己难以在如此恶劣的环境里长期生存下去,不能不退避三舍。

     Google高层面对那样的网络攻击,当会意识到,那些看不见的对手是些什么人,而对他们的非商业性的目的,自然也心里有数。

       可以推测,对Google的Gmail电子邮件系统的攻击,其实策划已久,因为那些人权分子之类的人们运用这一系统交流信息,一直让中国政府头疼。那么, 当一个特定的安全漏洞出现,似乎成了天赐良机。自己麾下,有的是聪明能干的技术专家,让他们迅速编写出病毒代码,再运用蓄谋已久的复杂攻击方式实施攻击, 并非难事。当机立断,大胆出手,果然相当成功。

      这些技术专家,无疑是中国的精英人才。可叹,他们被政府网罗起来,享受特殊待遇,从事特殊工作,将自己的自由乃至飞黄腾达,建立在控制他人自由的乐趣与快 感之上。为阻止互联网的自由、开放,为把中国境内使用网络的人们圈禁在一个相对狭隘的网络空间,他们挖空心思,冥思苦想,绞尽脑汁,殚精竭虑,贡献出自己 的智慧和创造力。

      形成某种对比的是,毛泽东当年反对彭德怀发动“百团大战”,力图在日本军队面前保存自己的实力,而现在的中国政府,自以为实力雄厚,渐渐地不耐烦“韬光养 晦”之伪装,为着自己的政治目的,越来越觉得可以同美国人放手一博。况且,美国军队的强大,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它担任着“世界警察”职责,常年不断地有 实际用武之地,在不断的用兵之中,磨练着自身的实际作战能力。中国军队目前尚相形见绌,但中国“网军”却类似于美军,他们时常悄然不择手段地出击,积累起 丰富的作战经验。

      不过,话说回来,这一次的网络攻击尽管干得漂亮,毕竟把这样见不得人的伎俩,进一步地暴露在世人面前。于无形中制胜的中国“网军”虽然老练而凶狠,整体而 言,目前看来还只是类似于日军“神风突击队”。他们不至于象那些日本飞行员那样有去无回,但是,他们要等待机会而出击,机会出现之际,就可能因为急于显示 实力而得意忘形,把深谋远虑放到一边,匆忙中逞一时之快,成败得失的计算难免失衡。

     具体而言,“网军”价值在于它应用于网络作战,对付对手的“网军”。而用“网军”为政府之所图而袭击商业公司,从战术而言,为打击其它对手而将自己暴露在 真正对手面前,应属得不偿失,而从战略而言,这样的袭击,不仅道义上师出无名,而且,政治斗争不同于军事作战及网络作战,以作战能力打击对手的政治能力, 实际上力不从心。中共军队不能贸然进攻台湾,问题不在于军事,而在政治,在于社会人心。同样,网络上出手一击,Google立即显示退避姿态,但它的“不 作恶”姿态则更为咄咄逼人,而中国政府,却不得不冠冕堂皇地表态反对网络攻击,在政治上实际是以表面强硬掩饰它的虚弱,是否被动,只有它自己知道。

    “博客中国”上有篇博文,这样评价谷歌事件:全世界最有趣味的公司没办法在没有趣味的国家发展──趣味迥异,所以离开。该博主认为,传说中的Google公司是自有公司以来最有“趣味”的公司。林林总总的关于Google员工的自由随性的“待遇”,应该让世界上所有乏味透 顶的上班族们不仅暗恨自己选错了行,甚至埋怨自己投错了胎。可以说,Google的成功,“是技术的成功,是市场的成功,也是‘自由人的联合体’的成 功”。

“自由人的联合体”!

      一下子,触及到笔者近年来脑际时常萦绕的那个问题──西方社会正在进入资本主义发展的晚期阶段,以互联网为突出表现的社会生产力性质的变化,使其社会中出现新的生产关系、社会关系,甚至,出现了很有新意的社会组织。

     Google,就是现实的一例。网络泡沫破裂之后,Google迅速崛起,成为堪与强大的微软抗衡竞争的公司。而Google本身,更传为佳话──那是怎样的一种创新风格与风气!那是怎样的一种工作风格与风气!

      Google在网上世界受到广泛的欢迎,在中国,谷歌的工作环境也同样为人们津津乐道。要进入这样的“自由人联合体”当然很不容易,然而,它毕竟来到我们 身边,就在离我们大多数人不远的那里。何况,它的“不作恶”精神,虽然到中国来就不得不打些折扣,毕竟那是被逼无奈,而它在这样妥协之时,实际上也尽量做 得与众不同。

       这样的公司,在西方社会里活得挺好,来到中国,即使痛苦地作了很大的妥协,还是严重水土不服。党政机构及其喉舌对它敲敲打打,把“传播色情淫秽信息”的帽 子戴到这个声称以“不作恶”为原则的公司头上。甚至,还动用“网军”,对它发动形同作战行动的网络攻击,而且,据说还是里应外合──若所传不虚,想想看, 一个“自由人联合体”里,渗透进来有特殊身份及其特殊使命的人物,暗地里做着居心叵测之事,那是怎样的一幅让人哭笑不得的图景!

     就这样,毁灭自由的宏大事业,不仅在外部气势汹汹,且大有里应外合之势,而堡垒怕的就是从内部被攻破。更不要说,这些西方公司,其“防人之心”素养,远远不如中国人。

       这样一个发生在中国社会的绝妙故事,无疑,折射出这个社会的现实地貌。中国社会的基本矛盾,是国有体制与现实生产力性质及其发展之间的矛盾。看上去,这是很抽象的理论阐述。那么,具体一点儿──在它的影响下,形成了社会的主要矛盾,即中共一党专政,及其卵翼下的权贵集团,与人民大众之间矛盾。近年来,这个主要矛盾表现得越来越清楚,也愈益尖锐化,而那个基本矛盾,毕竟是在社会的深层运动着,把握起来,难度大得多。然而,渐渐地,它在人们眼前,也具体起来。因为互联网的发展很具体,而它作为现代社会生产力之最典型的代表,具有自由、开放、互动、共享、多元化的特性。 它出自本性地,本能地,要挣脱国有制及一党专政的束缚,于是,鲜明地表现出矛盾冲突。而谷歌事件,恰恰成为最为具体的一个例证。

其实,矛盾是深层的矛盾,但生产力本身,其实是很具体的。

      社会生产力,是人的生产力。最初,它就有很明显的个人性质,人们狩猎的武器,耕作的农具,纺织的工具,都是如此。由此,就形成为私有制的技术基础。到近代 和现代,生产工具和装备,以及其产品,都逐渐进化,显露出社会化的特性,如汽车,有很长的生产链,如电力,制约着大范围的生产活动。

       而个人计算机出现,特别是互联网,将电脑网络联接起来,成为网际网络,近年来更发展到将手机等各种手持装置也纳入其网络,其发展过程鲜明地表明,在社会化 深入发展的同时,个人化也重新兴盛起来。依靠个人电脑和互联网,分工与合作,出现了新的方式,有外包(Outsourcing),有开源(Open- sourcing),还有众包(Crowdsourcing),诸如此类,分工协作的网络化已超出技术层面的网络意义,形成为企业价值链上下游之间的网络 和社会关系的网络。这是因为,既然是人的生产力,就必然体现出人性。人是自私的,有现实的生存需要,有现实的发展需要,同时,人有社会性,无法脱离社会而生存。这样,人的生产力,本身就有个人性质,以及社会化的性质。

       马克思当时不知道电脑为何物,然而他预见,对资本主义的否定,将是否定的否定,“这种否定不是重新建立私有制,而是在资本主义时代成就的基础上,也就是 说,在协作和对土地及靠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的基础上,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单从理论上,人们或许很难理解这一论述的意思,但是,生活本身 证实了这样的发展趋势。于是,在生产力有较高程度发展的社会里,出现了Google那样的“自由人联合体”。可以说,没有网络的社会化,没有网络的个人化,这样的联合体都很难想象。况且,市场经济要展开为全球化的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中形成的“普遍的社会物质变换,全面的关系,多方面的需求以及全面的能力的体系”,也同样有其全球性, 不会局限于西方社会。这样,西方出现的“自由人联合体”,免不了,也要到东方的发展中国家来寻求市场,寻求更多的发展。

       这么一来,中国社会本身的基本矛盾,就有了新的表现机会。在较为封闭的中国社会里,基本矛盾的表现,潜藏在这里的人们熟悉的现象背后,但是,外国的公司进 来了,更不要说象Google这样的公司,其道德追求与互联网之自由、开放本性相联系,已经不完全束缚于资本之本性,矛盾表现就格外尖锐起来。

        把视野再拉开一点儿,再看看不久前美国总统欧巴马访问中国时与上海学生的对话。当时,中共政府限制直播范围于先,强行删除对话中涉及网络封锁的内容于后,看上去很是无理且愚蠢,仔细想想,也许它真是没有办法。政府精心安排参与对话的学生人选,挑选出一些学生干部或专职的共青团干部,还让他们封闭式训练了几天,弄得就象“六四”围城的士兵似的。这样,那六个现场 提问,就在控制之中了。另外两个提问,也许中美双方事先说好,可以来自它们各自设立的专门征集问题的网站,而其中来自中国网站的提问,应该也在控制之中。 那么,唯一的风险,就是那个选自美国使馆的网站的问题。中共政府很清楚,九月初以来网络封锁加剧,而且“十一”过后也没有多少放松,又正值柏林墙倒塌20周年,它的“防火长城”(GFW)正激起汹涌的民怨,而 美国使领馆也在做准备,他们肯定了解这些情况。在这种情况下,欧巴马总统即使不能公开谈论中国人权问题,却很有可能抓住上海对话的机会,对中国民众表达他 的看法──他会说得比较委婉,可是他一定会说,这就是个麻烦。

        但是,这个风险看来无法避免,因为,已经限制了美方邀请的一些人的出席机会,在公开对话中要是连这唯一的“自由”提问也否决,就未免太过分,或者是难度太高。况且,即使事先没有约定好,但现场讲演,总统先生毕竟有主动权,他让他的大使从网站上选问题,谁能拦得住他?

       好吧,你得到了这个“自由”提问,不过,国家电视台全国直播?想也别想!唯一的“失控”,是这一提问的内容还是“漏”了出去。美国使馆要公布全部内容,当然无法阻止,但有些中国网站也有报导,则立即下令删除──虽然动手晚了几十分钟,毕竟还是删除了,丑闻也好,批评嘲笑也罢,就管不了那么多了。这样来看,中共政府很可能事先对风险心里有数,它的应付虽然无理且愚蠢,头皮硬一硬,牙关咬一咬,也就过去了。再换个角度想想,其实,还有另一种潜在的风险。据说,有个到了现场的复旦学生后来声称,当时自己慑于美国保镖的眼光威胁,其实真想跳出来反诘欧巴马对防火墙的看法。

       这位学生当时要是真的站起来反驳欧巴马,那很可能就会更热闹起来。欧巴马口才挺好,他可能会先赞扬这位学生的勇气,再肯定地认为这位学生将讨论引向深入,而他也就顺势再来一篇高论。然后,他甚至可能很大度地鼓励这位学生再反驳,于是,真正的对话就终于在现场出现了。

     当然,十有八九,这位学生只是说说而已。即使现场的美国保镖都退到一边,他也未必真的敢于站起来反驳欧巴马,而他若是真的开口反驳,只要他不动手,美国保 镖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或者,即使美国保镖制止他,欧巴马总统却很可能会制止保镖,鼓励他反驳。其实,这位学生或许不惧怕欧巴马及其保镖,但他必须服从他的 领导,而这些领导肯定不允许现场出现一丁点儿的失控之可能。

        美国方面费尽心思,设立专门网站,与民间博客座谈,就是要了解中国民间的真实看法,以便欧巴马总统可以有针对性地对中国人讲话,形成良好的沟通。但是,如此这般,收获的只是那个相对自由的提问,但它恰恰与信息封锁相关。

      此后不久,就有对Google的网络攻击,其目标是特定人士的网络信息交流,再此后不久,谷歌防守反击,也同样针对着信息环境,与中国政府对信息流动的限 制和封锁相关。而中国政府,既然那样对美国总统不让步、不客气,它对Google的谷歌,难道反而会更让步、更客气一些?

       那次对话,汉语表示为对话“中国青年”,英文则是对话“future Chinese leader”(未来中国领袖)。这题目很不错,而其现实,在网友看来,却讽刺地誉为“美利坚合众国总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毛的市政会议”,实在大煞风景。

       实质问题却是,这些官方精选的“未来中国领袖”,至少他们中的多数人,很自觉地以官方方式思维,从内心里真的不赞成欧巴马对网络封锁表达的看法,真的可以 振振有词地反驳欧巴马。欧巴马对中国人说,他主张信息流动,他指望着,信息的浪潮可以象海水漫过堤坝那样流进中国社会,而中国政府为他安排的那些现场听 众,则对中共政府阻滞信息流动持赞成态度,不在乎中国网络空间的信息呈粥样状态,甚至如同“坚硬的稀粥”也无所谓,只要社会能够稳定、不妨碍他们个人的仕 途前程。很类似地,发生谷歌事件,中国的官方及准官方舆论,指责Google把谷歌当筹码,充当美国政府的走狗,向中国人民和政府讨价还价、施加压力,而中国政府 和人民,据说决不会拿原则作交易,决不会屈服于外人压力。至于,Google受到了攻击、伤害,甚至被里应外合,它不过是被迫做出反应,那就不必较真,不 过小事一桩。既然来中国作生意,就要经得起这里的折磨,如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所说,“西方人的聪明是看见别人没看见的,但是东方人的智能则是看到了却 当作没看见。”他嘲笑Google的反应,说那是“失败者爱找借口的表现”。

        但是,一位北京大学学生的态度很明确:“谷歌是互联网的入口。如果把大门对我们关闭,只留给我们狗洞,我们仍然会选择站立着,而不去使用那所谓的狗洞。谷歌就是互联网的自由。”显然,面对信息社会发展的大趋势,中国社会里有对立,有矛盾,这是现实。互联网是信息技术之集大成,体现着现代社会生产力的性质,而中国社会的保守势力,本能地害怕信息的力量,力图阻滞信息流动。

       这种势力目前极其强势,这一波整顿清理互联网的行动,类似于当年的清除“精神污染”运动,以“反色情淫秽信息”的名义,对网络上言论自由的空间发起攻击。 攻击得手,成就很大,北京政府看来感觉很爽,快感很明显。英国《金融时报》的社评说,这些官员们“控制成性”(control-obsessed),很是 传神。更有意思的是,经济增长与这样的“控制成性”,似乎成正比。韩寒写下一篇《我只是在猜想》,讲述了一个新的虚拟故事。与不久前陈志武那个虚拟故事不同,韩寒的这个猜想故事勾画出一个高举“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大旗的政府,很可以与第三帝国媲美了。

      就这样,无论Google是走是留,或亦走亦留,高墙里面的风波,此起而彼伏,那里面的矛盾,虚虚实实地,都在尖锐化了。
(《争鸣》《动向》2010年2月号合刊刊发时有删节)

刊发时有删节)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天朝网事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