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庄案情大逆转 外界四大解读

2010-02-03 19:15:12   作者:吴伟林

2月2日,令外界瞩目的李庄涉嫌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案二审在重庆市一中院开庭。不料,李庄第一时间就当庭认罪,这一惊人逆转不仅让辩护律师感到不解,而且也让外界大喊“意外”。一时间猜测四起,充斥着各种解读。

  

去年12月18日,李庄案一审中诉辩双方的对决,几乎被奉为经典。今年2月1日,辩方在二审的前一天还宣布,李庄家属除了继续聘请高子程和陈有西做辩护律师外,还新聘请了一名社科院的法学教授作为辩护人,组成了一个更为强大的辩护团队。而之前,高子程曾表示将提供一批新证据证明李庄无罪。

  

而且,在一审中几位“不愿”为李庄出庭作证的证人,龚刚模、吴家友、龚刚华、龚云飞和两个办案人员唐勇、吴鹏六人将安排出庭作证……。似乎,外界期待的一场更为激烈而精彩的对决即将上演。

李庄突然认罪 外界猜测四起

  

然而,2日二审开庭仅10分钟,在法官询问时,李庄就承认“一审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我撤回上诉理由,我先前的上诉理由作废。”尽管李庄仍表示坚持上诉,庭审和辩论仍继续进行,但这一惊人逆转令关注此案的媒体和法律界人士大感不解。

  

李庄辩护律师之一的陈有西郑重向李庄提出,希望其郑重表态,问他是否知道撤回上诉理由的后果。李庄表示明白后果,并当庭承认了作伪证。公诉人问李庄为什么作伪证时,李庄回答称,作伪证是为欺骗公安、检察院和法院,也是为龚刚模开脱罪责。

  

对李庄在二审法庭上撤回上诉理由的情况,李庄的二哥李洪也感到很意外,他认为公诉方并没有举出足够的证据(证明李庄有罪),他不知道李庄到底出于何种原因当庭认罪。一位认识李庄的律师表示,“这不是李庄的风格。”

  

一时间,外界关于李庄的举动猜测四起。大陆主要喉舌媒体与评论一哄而上,称李庄终于良心发现承认罪行,并称李庄案反映了律师界的整体问题,呼喊要“中国律师界进行认真全面反思”;有些地方媒体则猜测李庄可能“出于安全考虑”、以退为进,争取在二审时得到从轻处罚;也有人说,李庄案背后可能存在的“交易”,暗喻李庄受到了巨大的压力;甚至有人怀疑李庄是否精神出了问题,等等……。媒体众说纷纭,读者则雾里看花。

解读之一:出于安全考虑

  

据《潇湘晨报》报导,在李庄二审庭审的前一天晚上,重庆当地就已有李庄案二审有重大变数的传闻,而坊间分析李庄认罪的原因是“出于安全考虑”。

  

《南方都市报》报导也说,一位接近李庄家属的人士表示,李庄家人此前应该已经知道李庄认罪的情况,而李庄的这种做法,是出于他自身安全方面的考虑。据悉,李庄在河北的亲属多人在政法系统,尤其是公安系统。

李庄的辩护律师之一陈有西认为,“这是李庄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这样说的。”

  

之前,李庄在自辩书中也提到,自去年12月12日被抓捕连夜押解到重庆后,直至14日,警方对他进行了数十小时不间断轮班审讯,属于以“饥”、“渴”、“不让睡眠”的变相刑讯。此外,他强烈要求在侦查、起诉两个阶段聘请律师,但均遭拒绝。

  

《潇湘晨报》引述业界人士分析称,李庄很可能在看守所被提审时,重庆市检警可能以其它案件向李庄提出“警告”,并提出了令李庄无法拒绝的交换条件。分析认为,李庄此举或许能争取到二审以“危害较小”或者“认罪态度好”获判轻刑或缓刑。

解读之二:涉及打黑高层

  

随着李庄案的曝光,人们对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重庆发动的打黑运动的争议越来越大。一些中国学者批评说,中国重庆的“打黑”已成 “黑打”,而李庄律师被一审判刑可能就是“黑打”的最好证据。

  

以李庄案涉及的人物与社会影响,中共高层不可能不知。外界相信,中央高层对李庄案已经达成内部协议,即李庄一定要被判刑,否则,“重庆打黑将无法向民众交代”。

  

“法律论坛”读者分析,李庄突然认罪,这一切的一切对重庆检方来说来的太顺利了,太想得到的了。李庄的认罪,说明“重庆检方黑打打对了,逼供讯不再有人提,堵了重庆以外的媒体……龚刚模立功免死罪,李庄有罪轻罚。”

  

“天涯论坛”读者认为,李庄认罪是因为“李庄的朝庭中的大樟树发话了”。分析说,李庄要无罪翻案,必然逼到策划龚刚模翻供的主要人物显身,此人向共同的大樟树求助,权衡利弊之后,大樟树放狠话,警告李庄别“玩大”了,因此才有了李庄在二审一开始就认罪的意外表现。

3日,李庄自己承认,“我不应该盲目冲动,偏听偏信,在大是大非面前执迷不悟。我因为缓慢的思想转变,付出沉重的代价。要从中吸取教训,追求未来人生最高境界。”李庄的“大是大非”究竟有何所指,个中含义耐人寻味。

对于李庄180度大转弯,辩护律师高子程表示不排除任何可能的原因,其中包括“或许某些单位给李庄做了思想工作”。

解读之三:李庄是否被吃了迷魂药?

  

曾浩泉律师在博客中说,从李庄自己、他的辩护律师、律师界、法律界专家学者都纷纷质疑的一审判决,从程序到实体都存在诸多明显人为错误的一审判决,是如何变成了李庄嘴里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曾浩泉追问,李庄是否被吃了什么迷魂药?

  

在2日的庭审中,龚刚模堂弟龚云飞作证完毕时,李庄突然拍案而起,对着话筒大喊“对于证人的胡说八道,我表示愤慨!”在被审判长和辩护律师提醒“不要激动”后,李庄才坐下,举起手说:“我激动了,我表示抱歉,表示抱歉。我现在是介于正常人和神经病之间的。”

在法庭辩论阶段,法庭审判长首先讯问李庄是否发言,李庄当庭表示:“我只有两个字,认罪,其他的没了。”

  

针对李庄的异常表现,李庄辩护律师高子程表示,必要时将与李庄家人商量是否给李庄做精神鉴定。

解读之四:对中共法律失去信心

  

早在2009年12月30日,李庄在一审法庭上曾表示,“在我有很多权利,但都被驳回了。”“再审下去也无意义,直接判就算了。”

  

2月2日,李庄案二审,本要为李庄出庭辩护的社科院教授刘仁文到达庭审现场后,又匆匆离开,让外界感到奇怪。刘仁文教授解释说:如果是书面审理的话就参加。最后上庭为李庄做辩护的只有高子程和陈有西。

  

一直关注李庄案的上海律师斯伟江在得知李庄二审当庭认罪的结果后,写下了一篇博文,表达了内心复杂感受:“好汉不吃眼前亏,千金难买自由身。哪管得,什么法治进步,什么16万律师,罢罢罢,老夫今日认了,明日就出牢笼。各位看官,难为你们一篇篇文章,一声声呐喊,实在是樊笼难熬,执照难丢。兄弟再谢,再谢!”

  

有分析说,可能是李庄对重庆二审失去了信心,与其陪着重庆表演,不如直接退出,让重庆自娱自乐。

网络评论认为,如果李庄们与重庆达成了交易,以这种形式结束,伤害的将是中国的法治和千万个呼吁司法公正人们的心。

李庄案始末

  

李庄案李庄为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2009年11月20日,龚刚模等34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被提起公诉后,李庄接受龚刚模妻子程琪和堂弟龚云飞的委托,与本所律师马晓军一道担任龚刚模辩护律师。为此,龚刚模的亲属支付了律师代理费150万元。

  

2009 年12月12日,经龚刚模检举揭发,李庄因涉嫌辩护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13日即被批捕,18日进入审查起诉阶段。20日,江北区检察院通报称,该院已对李庄提起公诉。2009年12月30日,李庄被控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一案在重庆市江北区法院开庭。

  

2010年1月8日,江北区法院即做出一审判决:李庄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

  

不足一个月,李庄案以罕见的高效,走完了从立案到一审宣判的全过程,被律师界称为“重庆速度”。

2010年2月2日,李庄案二审开庭,经过14小时的激辩,法庭于3日继续开庭。由于控辩双方意见分歧太大,法庭表示将择日宣判。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法眼朦胧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