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政 】胡少江:习近平的危险征途

胡少江:习近平的危险征途

网络图片
两周前,沈大伟教授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即将瓦解”的文章,称”结束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大戏已经开始”,并且认为”习近平鲁莽的政策正在将中国带入崩溃的边缘”。沈大伟的文章一发表,立即引起了中外政治分析家的激烈争论。其实,沈的文章之所以格外引人注目,主要不在于文章的观点,而在于沈大伟本人关于中共前途的观点的急剧变化。

在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中,沈大伟历来被划入亲北京的阵营。他曾经发表文章,论证中国共产党统治的”调适性”和长期执政的可能性。但是,在中国政府在各级官员中大张旗鼓地”打虎拍蝇”的时刻,在常人认为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政治权力日益巩固的时刻,这位历来亲中共的美国学者,突然认为习近平正在带领他的党和国家走向覆灭。正是他的剧烈的观点改变,引起了人们的兴趣。

沈大伟试图从多个角度论证他的观点,其中包括:中国的经济精英们大量逃离中国;习近平在完全丧失信心的情况下,不得不全面加强对意识形态的控制;体制内官员们对习近平政策的违心应付和消极抵抗;习近平的”选择性反腐”加剧了党内派系之间的争斗,从而进一步损害执政党的执政能力;中国经济正陷入系统性的危机,且看不到出路。

中国共产党在中国推行的”党国制度”,肯定是一种违反现代文明的制度,是一种与争取自由权利的人性背道而驰的制度。对于这一点,并不需要太多的论证。只要看看中国的执政者是多么辛苦地警惕和镇压来自民间的不同政治观点,看看他们是如何不惜成本地对媒体、学校、意识形态,以及全社会进行处心积虑控制,就不难看出连他们自己也明白这个制度是如何的不得人心。

这样的制度被一种符合人性的制度所取代是迟早的事情。至于这种变更什么时候和以什么方式发生,则有多种可能性。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执政党越是顽强愚蠢的反抗,所引起的社会动荡就会越大,老百姓为转型所付出的成本,就会越高。习近平上台以来进一步集中权力、进一步压缩不同意见的表达空间、进一步拒绝宪政的鲁莽政策,正在将中国继续引入这种高成本的转变轨道。

习近平正在不惜代价地证明,他要充当挽救一个走向没落的集权制度的英勇”男儿”。他可能还为此充满了使命感。但是在旁观者看来,他只不过是一个不知深浅、一味蛮干的鲁夫,与其他那些志大才疏的”太子”们没有任何不同。没有人会在乎习近平个人正在走向一条危险的政治旅途;但是,他正在将中国带入一条危险的旅途,这一点许多推崇他的人还没有清醒地认识到。

在我看来,习近平的危险在于,他最终将成为一个既没有民间拥戴者,又没有政治盟友的孤家寡人。他的反腐口号是得到民间的欢呼的,但是这种欢呼更多的是出自于民众对腐败官员的仇恨和对现有制度的嘲弄。当最终的刺激成为过去,尤其是当人们意识到执政党的反腐只不过是另一场的权力场游戏的时候,民间的欢呼将会消失,反腐的舞台上将只剩下习近平一个人。

对习近平更危险的是,他已经成为了腐败官员的”头号公敌”;腐败的官员则是这个制度的主体;而习近平却坚持在维护这个制度的前提下反对腐败。正因为如此,假如习近平真的有反腐动机而又想维护这个制度,他是在打一场打不赢的战争;如果习近平的反腐真的是权力游戏,由于他触动面已经超过了他能控制的范围,官员们先是消极等待,继而群起反击的可能性极大。

总之,习近平正走在危险的征途上。他的个人的政治前途不足为道;他正在加速这个党的灭亡,这个党的灭亡也是人心所向。但是,在执政党灭亡的过程中,习近平和他的同事们拒绝任何可以替代的政治力量,从而正在将这个国家引向危途。我想,这就是越来越多的分析家们”看衰中国”的逻辑所在。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張貼者: NCN 位於 3/21/2015 12:09:00 上午 標籤: 中国梦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
BlogThis!
共享给 Twitter
共享给 Facebook
分享到Pinterest

没有评论:
反应:
孙立平预判:下半年中国政局将有重大变化

孙立平
第一句,过去的这一年,总的感觉是历史的步伐加快了。更确切地说,还不是加快了,而是从不能挪步到可以挪步了——横在前面的那堵墙开始松动了。那堵墙就是在过去十几年停滞时期形成的既得利益格局和权贵集团。有那堵墙横在那里,往哪去都动不了。即使往左往右,也绕不过这堵墙。过去这一年的举措,特别是反腐|败,我首先关心的还不是能不能有效解决腐败的问题,而是形成的对那堵墙的冲击,是开始撬动那堵墙。那堵墙出现了松动。由此,历史开始了。

第二句,今年这一年,充满着不确定性。美国政|治风险谘询公司欧亚集团的报告,将中国改|革的不确定性列为2014年全球10大风险的第三位。这是很值得注意的。为什么?前一段时间我在微博上说过一句话,既得利益集团对改|革的挑战还没有真正到来。在这次改|革启动的时候,人们都在强调既得利益集团对改|革的阻力,这确实不能否认的。过去几年我们也一直在强调这一点。但我觉得,这种阻力也不能估计得过分,不能夸大。这次既得利益集团对改革的反抗是相对微弱的。这一方面可能是由于上层选择用反腐|败的方式破局的策略是奏效的,另一方面可能也说明,其实既得利益集团也是一帮怂人。说是集团,其实到时候谁也不愿意出头反对改革,因为谁出头谁倒霉。这也说明,中国看起来很难的那些事情,其实也像窗户纸一样,一捅就破。既得利益集团或权贵集团对改革的威胁,是在改革启动之后。

应当说,那堵墙现在还只是有所松动,能不能真正撬动,鹿死谁手,还很难说。如果不出所料的话,今年下半年或明年,将可能会出现胶着状态。破局的势会出现钝化,而大面积的消极怠工,阳奉阴违,暗中抵制,扭曲变形,都可能出现。如果做出让步,权贵集团的空间就会加大,改革将进入困难时期。要注意到,权贵集团作为整体行动的能力并不强,但形成整体意识和默契的能力是很强的。特别是在追逐个人利益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有充分的发挥。这时,历史性选择的关口出现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改革只有很窄的路可走,而且充满陷阱。前一段时间,我就在讲两个陷阱,左陷极权,右陷权贵。为了压制住权贵集团,很容易走到极|权的路子上去。但如果权|贵占了上风,很可能又是一场对社会和民众财富进行掠夺的战|争。无论哪一种,结果都不堪设想。

出路在什么地方?关键是能不能实现一次重要的跨越,即将反腐|败打开的缺口转变为对权贵恶政的系统清理。通过这种转换,重造改革的动力,实现真正的制度变革,由此确保改革目标的实现,促进社会的全面进步。

对于权贵恶政,我以前有过概括。要看到,在过去几十年的停滞时期,权|贵集团不仅大肆掠夺社会和民众财富,而且形成了一种系统的恶政。这种恶政的三大表现就是:维稳、强拆、纵容贪腐。由此造成四大灾难:两极分化、法治倒退、社会溃败、生态灾难。而从体制要素看,表现为三要素:无所不在的总体性权力,权力与市场相结合的双重机制,暴力与阴损招数并用的治理手段。只有在系统清理权贵恶政的基础上,才能谈得上新体制的建立。 孙立平,网易博客 , 网友推荐

張貼者: NCN 位於 3/21/2015 12:00:00 上午 標籤: 中国梦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
BlogThis!
共享给 Twitter
共享给 Facebook
分享到Pinterest

没有评论:
反应:
2015年3月20日星期五
齐戈:转型之路——要自我革新不要自毁前程

网络PS:腐败势力反扑得逞了?

面对老老虎大老虎们负隅顽抗的自保与反攻,是乘胜追击、挖树断根还是维持旧制如故?如果拒绝现代政治文明,打压民主政治的空间,为腐败分子留下伺机反扑的祸根,进而浇灭民众刚刚燃起的反腐热情,那”中国梦”也不过昙花一现。

中共反腐进行时正值高峰期,第三代新生力量与党内盘踞了二十多年的权贵既得利益集团”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王岐山),受老老虎庇护的大小贪腐粉墨登场,硕鼠正被围剿清场,胜算似无悬念。回顾习李新政两年,多少有些超乎预期,是在一片GDP世界第二的喝彩和”中国模式”的光环背后,却不惜自曝其丑,给世人展现出了一幅上至国家军队政法权力机关、下至地方政府部门滥用权力市场寻租、掏空国库,上下勾连形成的”贪赃枉法权贵横行,巧取豪夺逼良为娼”的群魔乱舞图。

中国特色乃中共腐败的总根源

中国社会主义的”特色”原本如此,那些过去被封杀追究的有损党和政府形象的”国家机密”、”政治谣言”,今天俨然成了街头巷尾人们评头论足的微信话题;过去走向街头绝食反腐、争取民主政治权利,却被军队弹压的公平正义诉求,今天也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历史的验证。
的确,中共的反腐,无异于是对”中国模式””中国道路”宣传主旋律真相的自我暴露,家丑的走光外泄,以至于中国政府”三个代表”的清廉形象在透明国际那里一下子滑落了20位,几与朝鲜和索马里并列成为全球最腐败国家。好在,中国政府对此以”自我纠正彰显道路自信”作了勉强的回应。
不过按坊间的说法,中共从2012年底开展”八项规定””纠正四风”到当下”打虎拍蝇”的反腐运动,是对中共国家政体性质的一次大揭底。尽管目前的反腐的目的不过是自纠自救,暴露的问题,也只是冰山一角;但规模之大、财富之巨,早已触目心惊。这就把反腐的核心问题摆在世人面前:反腐自救的目的,不仅要切割廉洁新政与贪腐利益集团的政治纽带,为深化改革扫清障碍;更要摆正执政党自身与人大、政协以及宪法司政之间的关系,扎牢制衡权力的铁笼子。须知:不讲政治透明、不讲权力制衡的”中国特色”,是中国式腐败的总根源!

旧梦落幕,新梦又碎

在当今世界宪政潮流中,中共保持执政党地位而又能真正被人大授权,被社会其他政治力量的监督,被独立司法系统肘制,那才真正是创造了世界政党政治的例外,真就要被公认为新的”中国模式”或”中国道路”了。可惜的是,旧梦落幕,新梦又碎,刚刚期盼着享受反腐红利的民众,却发现高调反腐的背后,仍然是”加强党的领导”的舆论控制,是按照传统”政治正确”理念搞变相的选择性反腐,习李新政以来形成的”上不封顶,下不护底,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反腐共识,正在被传统的皇权意识形态消解。

表面看两军对垒胶着厮杀,反腐的威力十足,但胜负却实难预料。因为这不光是一场中共反腐自救的决战,更是一场关系中国前途命运的生死大搏斗。既得利益集团身扛大旗,手执钢鞭,维稳捍权一路负隅顽抗。前有薄熙来”我们哪里出点事,西方敌对势力就会可劲儿地忽悠、造谣”的欲盖弥彰,后有周永康”要高度警惕企图搞乱中国的错误思潮,旗帜鲜明地抵制西方价值观”的痴人说梦,再有吴邦国”五不搞”的慎重重申和刘云山”七不讲”的精心炮制,近又有教育部长袁贵仁关于高校”绝不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一纸谕令,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牛二嘴脸。普世价值是人类文明的结晶,岂能是周永康、薄熙来鼠辈之流反得了的?正所谓:”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贪腐

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每当腐败权力受到威胁时,权贵者们就会攻守同盟抱团拉大旗作虎皮,使出”唱红打黑”的狼牙棒。但常识告诉人们,腐败就是腐败,无论是经济的还是政治的,是政府的还是官员的,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贪腐,没有西方价值与东方价值的差别。
面对老老虎大老虎们负隅顽抗的自保与反攻,习李新政是乘胜追击、挖树断根呢还是维持旧制如故?如果拒绝现代政治文明,打压民主政治的空间,为腐败分子留下伺机反扑的祸根,进而浇灭民众刚刚燃起的反腐热情,那”中国梦”也不过昙花一现。反腐战略是否能顺势而为自我转型,还是死执板法自毁前程?人们拭目以待!

——原载《动向》2015年3月号

張貼者: NCN 位於 3/20/2015 11:43:00 下午 標籤: 中国梦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
BlogThis!
共享给 Twitter
共享给 Facebook
分享到Pinterest

没有评论:
反应:
2015年3月19日星期四
管见:“新常态”外衣勉强包装现实

图:习近平

习近平喜欢表现他的平易近人,乐于使用较富于生活气息、较为时尚的语言。但说到较为重大的问题,他还是不能不显露出保守而平庸的本色,套话连篇,充满陈词滥调。

习近平显露保守而平庸的本色

习近平上台两年多,给人的印象是,他很精通共产党人的思维方式与工作方法。例如,他熟悉毛泽东的语录和诗词,谈起中共思维的传统教条来,可以说是运用自如。

最近的表现之一,是他在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强调”更加自觉地坚持和运用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增强辩证思维、战略思维能力”。而触及到具体时,习近平不无自豪地告诉人们,”我们提出要准确把握、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就是适应国际国内环境变化、辩证分析我国经济发展阶段性特征作出的判断。”

这些话里,还算有些意义的是”经济发展新常态”的判断。然而它包裹在一堆套话之中,不免让人觉得,习近平这里说的”判断”并非他多次论述过的”新常态”,而是对待”新常态”的做法,即所谓”要准确把握、主动适应”。这就颇为奇怪,因为这样的”判断”可以适用于各种情况,而正常人大概不会得出”不必准确把握、不必主动适应”的”判断”。

看得出来,习近平喜欢表现他的平易近人,乐于使用较富于生活气息、较为时尚的语言。但说到较为重大的问题,他还是不能不显露出保守而平庸的本色,套话连篇,充满陈词滥调。如此这般,或许他是为秘书们所误,却也很可能,其实表现出他本人的真实水平。不客气地说,无论习近平本人,或他的秘书,他们谈论毛泽东的思想可以头头是道,而要运用辨证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毕竟是难为他们了。

畸形市场:过剩与短缺并存

至于所谓”经济发展新常态”,应该说算得上是”辩证分析我国经济发展阶段性特征作出的判断”。不过,近年来关于中国经济增长模式不可持续、关于中国产能过剩等相关论述越来越多,人们对中共以政府控制、国企垄断扭曲市场经济,以环境生态恶化、社会矛盾激化为代价追逐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看得越来越清楚。习近平标榜他的所谓”辩证分析”,其实做这种分析的,早已大有人在,而习近平等中共领导人,直到经济增长放缓的现实清晰起来,其数字表现已无可置疑,才被迫承认他们面前的变化,实在算不得有多么高明。

从马克思学说的角度来看,市场经济在资本主义阶段上进入其高级状态,这时,生产和社会福利这两个杠杆难以结合起来,因为生产力和产品必须先转化为资本,生产力才能发挥作用,产品才能流通,然而,生产力和产品过剩会阻碍这种转变。生产相对过剩,现在一般称之为”产能过剩”或”需求不足”,依然是市场经济内在矛盾的表现形式。即使现实中造就出现代金融业,构造出极其复杂的金融产品,体现社会基本矛盾的生产相对过剩,还是会顽强地表现出来。

市场经济在中国的发展历尽坎坷。在漫长的岁月里,它的基本状态是,市场”毛细血管”系统逐渐发展,甚至相当发达,然而”动脉”、”静脉”的主系统在官府压制下难以生存或伸展。中共实验其”计划经济”时,市场”毛细血管”系统也日益萎缩,不过,”计划经济”毕竟是建造在市场的基础之上,政府主导的投资需求旺盛,而社会消费需求因为普遍的贫困而持续不振,在畸形的市场环境里显现为特殊的矛盾状态,过剩与短缺并存。

到改革开放时,市场化逐渐成为主导,国内市场的狭小更为明显,于是”大进大出”的”大循环”应运而生,向国际市场寻求出路。以此发端,到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所谓经济增长的”奇迹”实际上基于市场化的活力,其途径,一方面国内市场有所发展,同时更以全球市场,特别是美国市场,为其现实舞台。不过,外部市场发生变化,”内需”增长缓慢,以及增长模式转型空喊多年却难以推进的现实,就再度突出。

“中国廉价资本或将涌向全球”

有意思的是,在中国商品向国际市场倾泻的同时,近年来还有新的变化──中国在全球资本市场上也越来越活跃,已经跃升为对外投资的第二大国,与外资流入的地位相当。说得形象些,就叫作”中国廉价资本或将涌向全球”。

四十年前,美国左翼学者保罗·巴兰和保罗·斯威齐就试图论述利润增长理论。他们指出,现代垄断资本经济中的利润率下降规律,不妨碍其出现剩余增长的趋势,而他们论述所谓”剩余的吸收”,实际上已经触及到剩余价值规律的现代形式,即剩余资本在全球化中的支配作用。

资本在全球市场中运动,或曰”游资”,或曰”热钱”,它们桀骜不驯,兴风作浪,酿成各种各样的波动。而中国在经济增长放缓之际,似乎柳暗花明,其资本运动有了合乎规律的动作变化。然而,资本毕竟有其本性,它们与中共的控制本性如何持续互动,实乃观察”新常态”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

若外部市场永远有利,中共恐怕很难正视增长放缓之势,现在实在没办法,不得不承认,则将其包装为所谓”新常态”,似乎它真有什么独特的”辨证分析”及其”判断”。然而,市场依其规律而运行,而变化,中共或无视或曲解,或诡辩或自吹,其实都无关紧要。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3月号
張貼者: NCN 位於 3/19/2015 10:47:00 下午 標籤: 中国梦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
BlogThis!
共享给 Twitter
共享给 Facebook
分享到Pinterest

没有评论:
反应:
裴敏欣:美政商学界看中国走势

裴敏欣
华盛顿—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简称GW)的中国问题学者沈大伟(David Shambaugh)3月6日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文章,表述了他对中国、尤其是中共前景的看法。在一些观察人士看来,沈大伟之所以将”中国共产党统治结束的大戏已经开演”这样的观点公之于众,是因为美国的政界和学术界,已经对中国以及中共的前景达成了共识。
美国究竟是否这样的共识?出生于中国的美国当代著名政治学者裴敏欣就此对美国之音谈了他的看法。裴敏欣目前在美国加州克莱尔蒙特·麦克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担任政治学教授兼该校国际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对中国看法变化中

问:您认为美国政界和学术界有没有这种共识?
答:我想这种共识并不存在;因为在美国的中国学界,对中国的总体的判断,一直是有很大分歧的。所以像沈大伟这样的文章出来,有人会赞同,有人会提出各种各样的疑问;所以这种共识可能是一种虚幻的假象。
但是我必须指出,美国的学界对中国走向是否看好、还是不看好,在这个问题上,最近出现了一系列很重要的变化,特别是在薄熙来事件之后,在美国的中国学界对中国的看法起了很大的变化——对中国看好的人,开始比较少了,对中国的前景比较悲观的人,开始多了。但是所谓大部分人对中国看法的”共识”,那是不存在的。
问:为什么薄熙来事件发挥了如此重要的作用?
答:最主要的是薄熙来事件披露了中国高层内部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
在毛泽东时代,这种政治斗争使共产党遭受了很大的打击;在毛泽东时代之后,中国的高层一直是十分努力企图在高层保持团结,但是薄熙来事件说明中共在毛泽东时代之后的这种努力是失败的。
最近习近平做的一系列的反腐的事情,他的反腐运动进一步揭示了中共内部的团结可以说是十分脆弱的。可以说中国、中共高层内部的团结已经不存在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中共的前景就使人十分担忧。

中共倒台还是转型

问:中共倒台、或者是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中国朝着民主化转型,不正是外部世界和中国内部民众都想要看到的么?
答:有许多人希望中共、中国能够和平民主转型,但这其中一定要有一个修正:人家并不是说希望中共倒台——倒台你要有一个定义; 一种是被革命运动推翻,一种是自我改造,平安退出历史舞台,这是有根本区别的。 我看大部分人都是希望中国能够进行和平民主转型,而并不是像阿拉伯之春这种经过十分动荡的革命运动来实现的民主转型,因为前者的民主转型是比较有希望的,而后者的民主转型风险很大,弄不好又会出现军人统治,甚至是短期的政治混乱。
人家提起中国的民主前景,基本上都是希望中共采取像台湾、甚至南韩、墨西哥这一类从专制到民主的平安转型,就是精英自己主导下的和平转型,而并不是经过暴力、或者是群众运动的(更为动荡的)转型。
问:你说的”人家”指的是……?
答:美国国内对中国比较关注的政治、经济和知识界精英。

中共”精英”心态

问:中共内部对这一点是否真正了解?
答:共产党里面有许多”精英”根本就不想转型,因为在中国,控制了政治权力,俗话说,就可以”发大财”,就可以掌控许多经济资源,那种政治权力他怎么可能放弃呢?所以,他根本就不想要进行和平的民主转型。(这些人)为了要向中国老百姓有一个交代,往往会说”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对外的官方说法就是”西方希望中国乱、希望中国分裂”,而实际上,西方真正有脑袋的人根本就不希望中国乱、根本就不希望中国分裂。因为中国分裂和乱,对整个世界是有很大的负面冲击的,而西方是不想看到这种局面的。
但是,西方的政治精英和经济精英同时也知道,中共现在是一个没有合法性执政基础的政权,它的长期的稳定和持久性都是不可能的。
中国现在基本上是靠两个手段来执政。一个是靠暴力、靠镇压,所谓”维稳”;一个是靠经济发展,来向人民显示中共是一个执政有效的政权。
第一个手段代价很大,第二个手段不可持续,因为经济上的表现一时好,一时坏,长期下去,这种政权它必须面对自己合法性缺失这么一个问题。
问:习近平属于哪一类精英?
答:习近平目前的政策显示,他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强势的政治手段来使共产党的执政能够长期保持下去。他是属于这种”要使共产党的红色江山永保万代”这样的精英。

中共政权的寿限

问:沈大伟的那篇文章,最终要说的是什么?
答:他说的就是习近平的这种努力最终是要失败的,而且中国现在已经出现系统性的不稳的预兆,就是从各种矛盾——社会矛盾、民族矛盾、经济矛盾、精英之间的矛盾、甚至中国和美国之间的矛盾、以及中国和周边国家之间的矛盾,都体现出中国现在,或者说是在今后5到15年之内,会面临很大很大的危机。
问:你同意沈大伟文章中的观点吗?
答:他讲的都是事实,中国出现这些矛盾是无可争议的, 唯一不能判断的,就是这些矛盾是否能够导致中国的政权更替、是否会导致共产党下台,以及通过什么方式下台,这是没法判断的。因为这么一个充满矛盾、充满内部不稳定因素的政权,有时候只可以持续几年,但是有时候也可能持续很久。这是一个很难确定的问题。
这方面我个人认为,根据比较历史、以及我们对专制国家转型的了解,中国今后10到15年是一个共产党政权的高危期、即危险程度(系数)很高的这么一个时期。因为一党专制一般寿命都不超过75年左右,而中国共产党现在已经是65年左右了。而且,在人均收入一到1万5千美元这种情况下,保持专制体系几乎是不可能的。这在历史上没有先例,除非你是一个产油国。所以从历史来看,今后10到15年,中国出现政权更替的可能并不是没有,而且相对比较高。

XXX
裴敏欣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80年代中期来美后先是到匹兹堡大学研读写作,之后获得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一度在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政治学,并长期出任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智库之一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目前除在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任教以外,还兼任另外一个智库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高级研究员。裴敏欣著有两本政治学书籍:1994年出版的《从改良到革命:苏联和中国共产主义体制的终结》(From Reform to Revolution: The Demise of Communism in China and the Soviet Union ),2006年出版的《中国掉入陷阱的转型:专制发展政权的局限》(China’s Trapped Transition: The Limits of Developmental Autocracy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时事热点, 时事大家谈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