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还是改良 | 博谈网

一、革命一词的本意和实际意义

近二十几年来,对于革命,我听到不少危言耸听的套话说辞,说什么革命会导致血流成河、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以致中国人一提革命就害怕,就想到流血和暴力。其实那些话都是政府和它的御用文人吓唬咱们老百姓的,有些老百姓也拾人牙慧自己吓唬自己。历史证明,暴力革命不必然产生暴力政府,而革命也不必然是暴力。二百年前的美国革命是暴力革命,它产生的是一个健全的民主制度,美国革命给我们立下了暴力革命推翻暴政的合法性的好先例。历史还证明,近代的革命都不是暴力革命。越是文明和信息发达的近代,特别是现代信息社会,发生暴力革命的可能性就越小。苏联和东欧共产极权国家的革命被称为天鹅绒革命,它们都不是暴力革命。几年前的埃及、突尼斯等国家的茉莉花革命也不是暴力革命。

革命revolution这个词的本意并没有暴力的意思。它本来是哥白尼解释日心说时用来形容地球绕着太阳旋转这一行为的一个关键词,revolution本意是旋转的意思,因为日心说是个颠覆性的学说,它颠覆了地心说,所以后来社会学家和政治学家就借用这个词来形容社会制度的颠覆性的彻底变革。实际上,也证实了日心说本身就是个革命。Revolution现在成了社会学的常用词,它的实际意义就是社会制度的彻底变革。这个词也传到了中国,最初中国学者在翻译这个词时,出现多种翻译,最后都认同了“革命”这个翻译,所以这个中译就这么沿用下来了。其实revolution这个词的原意并没有杀人取命的意思,它于天文学是旋转的意思,于社会学是彻底的颠覆性的社会变革的意思。

我想再重复一下革命这个词的实际意义和概念:共产极权制度变为民主制度是社会制度彻底的颠覆性的变革,这种彻底的变革无疑是革命,不是改良,而革命不必然是杀人和暴力。百科全书对革命的解释是,革命是一种实现正义和恢复秩序的行为。因此我们可以推论,极权统治剥夺了人的天赋人权,打乱了社会的正常秩序,使百姓怨声载道,上访无门。只有革命才能恢复正常秩序。

二、革命会导致天下大乱吗?

中共利益集团喜欢耸人听闻,喜欢吓唬老百姓,它的御用文人时时刻刻地在以错误概念误导咱们百姓,为的是维护它的私家政权的稳定。咱们老百姓不要被他们吓唬住,不要被他们天下大乱之说误导,咱们要根据历史先例和现实事实来判断事物。我的亲身经历和观察不断证实,民间在面对大的社会变动和大的自然灾害时,民众和民间社会自身具有很强的自组和自救能力。也就是说,面对大的社会变动和自然灾难时,民间自然会自我组织起来,去自我救助。尤其在信息发达的现代社会就更是如此,手机和微信是绝好的自组自救工具。平常我们看着民间百姓像是一盘散沙,关键时刻却不是这样。

我给大家举一个我亲身经历的实例。2007年5月29日,我的前夫的家乡无锡市,全市的自来水突然严重污染,那天无锡市的百姓打开自来水龙头,发现自来水都成了咖啡色,这才知道是太湖水严重污染造成的。刚开始百姓一片惊慌,市面上的瓶装水一抢而光,政府完全不作为。我前夫的弟弟给我们打来电话,不知所措,他们兄弟担心在养老院的老母亲挺不过去这场灾难。几个小时后,前夫的弟弟又打来电话,高兴地说:“无锡的饮水解决啦!解决啦!全是老百姓自己帮自己,政府没用处。”我们很震惊无权无势无力的老百姓怎么自己帮自己解决这么大的灾难。

原来,上海的民营企业家在第一时间就行动起来,行动之快如迅雷,他们的自组行为全是自掏腰包,有人组织了几十辆大卡车,组成运输车队,有人去瓶装水公司联系购买大量的瓶装水,有人组织人装运,装满几十辆大卡车,浩浩荡荡一刻不停地运到了无锡,最先送给无锡市的各个养老院和幼儿园,然后是小学中学。我的老婆婆根本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还没感到口渴,水就送到了眼前。而无锡市、上海市政府在三天后才行动,才参与民间自发组织的行动。这个老百姓自己救自己的自发行动搞了一个多星期,直到无锡市的自来水污染问题解决。

2008年5月12日的汶川大地震也是一样的,最先行动起来的是民间百姓自己,温家宝调动部队都调不动。这个政府是个无能腐败的政府。

我曾经看过一部资料片,非常感人,记录的是一九八九年九月四日开始的东德民主运动,纪录片记录了东德的这场民众民主运动。那些运动的组织者秩序井然地调动起全国的老百姓,老百姓井井有条地走上街头,平和安静地游行示威,他们传播自由声音,教育民众,鼓动演讲,十几天的民主运动冷静平和、一丝不乱,最后赢得天鹅绒革命胜利。

当初中国八九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也是如此,连小偷都罢偷,想想天安门长安街一带,数万辆自行车放在一起,大海一样,却是井井有条,竟然没有丢车的。

我总听到有人问,共产党倒了,谁来管理国家,民间根本就没有第二个组织能够代替共产党。这话是自我矮化的奴性思维。八九年苏联共产党倒台,几个月间,民间就飞速出现两千多个民众自发组成的政治组织,它们自发进行各种政治活动,搞竞选,办报纸,搞论坛,把自由之风,吹遍全国。这些组织都比杀人如麻腐败透顶的共产党好得多。共产党垮了,民间社会不会乱,因为人们普遍的心理自然倾向都是要安定和谐地过日子,民主自由只会给百姓以精神的升华,革掉腐败透顶的极权制度只会带来社会道德的升华。

我们老百姓要相信自己,不能相信政府,尤其是腐败透顶的中共极权政府,他们已经烂透了,遇到灾难他们只想着自己,不会想着咱老百姓。公民意识第一条就是:不相信政府,对它永远持监督和批评的态度。

一位西方政治领袖这样说过:一切问题都来自于政府。为什么他这么说?而且还是针对民主政府?因为政府是权力,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在监督和制衡下的民主政府都会有腐败问题,那么,没有监督制衡的极权政府,它的腐败就是洪水猛兽。我们不能对中共极权利益集团报任何幻想,他们不会主动放弃手中权力,只有我们对他们发动革命压力,逼他们就范,我们百姓手中现在有了手机微信等现代化信息工具,使我们比八九年的东欧人民的革命力量大大增强,伤亡和失败的可能大大减小,这就极大地增强了我们取胜的信心,削弱了极权政府的力量。

三、革命诉求的到位

说到革命,最典型的好例子就是美国革命,因为它货真价实地、实实在在地实现了十七世纪英国哲学家洛克的自由宪政理念。所以那些美国先贤们才被我们后代所敬仰和崇拜。美国历史学家称他们为革命的一代,这些人中很多人是律师。杰佛逊写的独立宣言,开篇的一段就到位地阐明了他们的诉求,他说:“我们认为,下述真理不言而喻: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他还说到:“当追逐同一目标的一连串滥用职权和强取豪夺发生时,证明政府企图把人民置于专制统治之下时,那么人民就有权利,也有义务推翻这个政府,并为他们未来的安全建立新的保障。”

美国革命的到位之处在于,这些革命先贤们在革命一开始,就在独立宣言中提出了自由和人权的诉求。

《独立宣言》中的这些自由思想都不是杰佛逊的首创和独创,它们都来自十七世纪英国哲学家洛克。只有其中一个提法,洛克当初说的是追求私有财产的权利,杰佛逊改为追求幸福的权利。因为,当时美国人中百分之九十是贫穷的农民,没有什么私有财产,杰佛逊可能考虑到百姓不一定能够理解私有财产这个概念,提私有财产还不够实际,所以作了改动。后来麦迪逊他们制定宪法时又改回了洛克的原话。

美国革命的一代都熟读洛克,杰佛逊是如此,美国宪法之父麦迪逊也是如此,麦迪逊在十二三岁就熟读洛克了。他们这一代人面对英国殖民统治时一开始的诉求就清楚到位到了人类的最高诉求:人权和自由。诉求不到位目标就不明确,会产生误区,相比之下,我们中国知识分子在“五四”时提出的诉求和口号“民主和科学”就不到位,民主和科学这两个东西只是工具,不是人类的最高诉求。当中国下一次革命来临时,我们的革命诉求要到位,我们的口号要到位:推翻极权暴政,争取人权和自由。唯有这样,在建立民主政府时,我们才能进一步具体地去实现人民的各种自由。

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下一次中国的巨变一定是革命,不是改良。当社会学家研究社会变革时,他们一定会去寻找社会变革的先例。苏联和东欧共产国家就是从共产极权变革到民主制度的成功先例,他们给我们树立了革命的榜样,他们给我们指出了革命的道路。我们中国人不比东欧人民差,我们一样向往自由人权,我们也会革命成功,一旦革命来临,我们不要再走弯路,不要再相信什么骗人的改良之说。

四、中国是否需要革命

毋庸置疑,极权制度巨变为民主制度是一场革命性变革,既然苏联和东欧共产极权国家都走了革命之路,中国革命也不可避免。我认为,中国是所有共产极权国家中最需要革命的国家,因为中共极权统治最邪恶最腐败,所以我们最应该彻底革掉它。我们不拿它与其它东欧共产极权国家比,只拿它与苏联这个共产极权国家的首恶来比,就能看到它比苏共极权邪恶腐败得多,比较之下我们就会知道唯有革命才能救中国。下面我对中共极权和苏共极权做出四个不同的比较,以便说明中国对革命的迫切需要。虽然这四个不同不是本质的不同,本质上中国和苏联都是共产极权国家,但这四个不同却很说明问题,充分说明我们中国更加迫切需要革命。

第一个不同:苏共的群体迫害和屠杀在1954年斯大林死后就停止了。斯大林死后,苏联进入了经济停滞、政治僵化的警察国家统治时期,但是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群体迫害屠杀的揭露和批判厘清了苏共那段最邪恶的迫害史。从那以后,虽然苏共使用警察监视人民,压制迫害知识分子,却再没有发生过群体迫害和屠杀。而中共极权对人民的群体迫害和屠杀从它执政开始到至今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政治迫害运动数量之多,涉及人数之广,迫害之残酷,无以复加。

第二个不同:斯大林的迫害只限于苏共高层。除了集体农庄引发大饥荒造成民间两千万人死亡外,斯大林的群体迫害没有进入到苏联的民间社会。而中共自1949年执政后的所有的政治迫害运动都是在民间进行,都是迫害和屠杀人民百姓的运动:从四九年起的“土改”运动迫害屠杀地主;到五五年的“三反五反”运动迫害屠杀资本家;再到五七年的“反右”运动迫害屠杀知识分子;再到六六年至七六年的十年之久的文化大革命,迫害屠杀全国人民,受迫害的百姓达一亿人;再到八九年的“六四”迫害屠杀年轻学生;再到始于九九年直至至今仍未停止的迫害屠杀法轮功运动;一个接一个的迫害屠杀人民百姓的运动,无休无止。习近平上台后,抓了数百名记者律师,连七十一岁的女记者高瑜也不放过。

第三个不同:苏共极权的腐败和堕落只限于苏共上层,没有渗透到民间社会。但是中共登峰造极的腐败和堕落已经渗透至中国民间社会的方方面面、角角落落。这种民间社会的全面腐败状况始于中国总理朱镕基的两个重要经济政策:教育产业化和医疗产业化。这两个最神圣的领域一经产业化,腐败和堕落飞速蔓延至全国的各个领域,成为中国整个民间社会的生活常态,导致社会道德的崩溃。

第四个不同:极权政府推选官员是逆向选择,对此,英国经济政治学家哈耶克在他的书中也有论述:在极权政府统治下,有反叛思想有抱负理想的人不可能出头。而中共极权的逆向选择比苏共极权严重得多。苏联的教育程度非常高,教育界虽然也有洗脑和扭曲,但是没有买卖学位学历的腐败堕落情况,苏联教育领域基本上还是一块做学问的领域。苏共政府官员的教育程度也普遍偏高,且均是真才实学。而中国教育界早就是个滥窝,买卖学位学历早已是常态,教育界如同整个中国社会一样,浮躁和投机无所不在,安心做学问的还有几人?连习近平的学位都是假的,其他高层官员的学位还有几个是真的?我的一个表姐曾是北京清华大学导弹物理专业的资深教授,几年前就发牢骚说:早就不想干了,学生都埋头炒股和网络娱乐,无心学习。一次她实在忍无可忍,把一个一心炒股无心学习的学生的成绩批为不及格。结果没想到,这个学生还扭曲事实地把她告到校长办公室。

从上述的四个不同,我们可以看到,中共极权比东欧极权国家更邪恶,更不择手段,更机会主义,更具欺骗性。中国社会道德沦丧的程度也更严酷,中国更需要革命。

五、民主的精髓

中共和它的御用文人总是误导我们对民主的认识,夸大美国官员的腐败,他们说,民主那么好,为什么美国还有腐败?没错,我所在的芝加哥政府就被认为很腐败,州税很高,还有官员因为腐败入狱。这就使我更认识到民主的必要和重要,因为人的本性是自私贪婪的,而有了权力的人的自私贪婪会大大膨胀,所以如果没有民主制度的监督制衡,掌权的人的贪婪就会如洪水猛兽一样不可阻挡。也就是说,民主制度是阻挡腐败的最好工具。民主制度下的腐败是有限的,甚至趋于零,比如丹麦这个国家,腐败就是零,丹麦的大法官在位三、四十年,从来没遇到过官员腐败的案子。而极权国家的腐败是无限的,如洪水猛兽。习近平的反腐不解决根本的制度问题,只会越反越腐。

民主的精髓是权力制衡,是监督和制衡政府的腐败。

丘吉尔说,民主不是十全十美的制度,她只是当前人类所能想到的最不坏的制度,她能够限制最坏的结果发生(大意)。最坏的结果就是现在中国的现状:人文环境和自然环境均遭到严重破坏。而且在中国的外资企业为求发展也不得不搞腐败贿赂,致使中国的腐败堕落污染至西方世界。共产党的套话说辞“中国不能引进美国民主”是个悖论,实际上,民主制度是不分国籍没有国界的,美国对民主没有专利,看看整个世界的民主潮流和趋势,我们就能看到民主制度的普世性。

六、极权制度的邪恶

人类历史走过很长的路,走过了皇权、君权制度,才走到民主制度这一步,所有这些制度,唯有共产极权制度是人类历史的迷途,皇权君权制度都还可以说是受人类智慧的局限性而不得不走的必由之路。因为,皇权和君权给予了民间社会很大的自由空间。以中国古代社会而言,中国古时民间的自由空间很大,皇帝指派的最低官只到县一级,县以下是百姓自治,所以古时的百姓说:天高皇帝远。中国五千年历史,只有秦始皇焚书坑儒杀了二百多人,这件事被骂了几千年,可见,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大的群体迫害和屠杀,秦始皇坑两百多人就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迫害屠杀事件。唯有共产极权制度,对百姓的控制是天罗地网,控制到民间的角角落落,从每条街道甚至到百姓的家庭,结婚生子无所不包。欧洲政教合一的黑暗历史是一段非常黑暗邪恶的历史,但是也不如共产极权制度的黑暗邪恶,极权制度对人民百姓的控制、洗脑、迫害和屠杀史无前例。

海内外,不少所谓中国知识精英,在极权和威权上做文章,把中共极权说成威权,以此误导百姓。威权与极权的关键不同是威权制度给民间一定的自由空间,威权制度下有民办媒体和报纸,而极权制度对媒体的控制严得滴水不漏,连世界媒体大亨默克多都不能打破中国的媒体控制,他都从中国败落而归,就可以想见中国的媒体控制有多么严。当今中共网络警察在互联网上删除百姓贴子的神速也可以使我们清楚看到,中共对媒体、对言论和思想的严控程度。但同时人们也会有许多错觉和假象,似乎现在民间的自由空间大多了。实际情况是,中共不是不想控制百姓,只不过是它老了、力不从心了,它已经到了晚期极权的末期。这种晚期的症状显而易见,就是越老越力不从心,它就越疯狂,越要加大它的控制。中共维稳经费前所未有的庞大,这些军费开销都不是对付敌人,而是对付咱们百姓的。现今中国是典型的警察国家,连教会教堂规则的第一条都是要接受共产党的领导。

早在四十年代,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就写出著名小说《一九八四》和《动物庄园》,生动地描述了极权统治的真实状况。按说,经过几十年,那些论断和描述到今天应该早已是常识,可三十年来,中共极权这个怪胎被西方资本和勤劳隐忍的中国人民养得壮大起来。中国被中共利益集团糟蹋盘剥到这般地步,中共极权政府腐败糜烂到这般程度,中共政府却还没有垮,这确实出乎西方学者的意料,因为西方学者都没有看到,中国有两个独有的特性,这两个特性延长了中共苟延残喘的时间,这两个特性是别的国家和民族都没有的,即:1.中国人民具有极强的隐忍力,2.中国人民具有超强的生产创造力。这两个特性加上中共政府对本国人民登峰造极的盘剥和压榨维持了中共的生命和中国的经济。想想看,一个政府连医疗教育都产业化了,医疗、教育、养老这三大政府应尽的社会福利职责,它都一推六二五不管了,这样的政府当然很轻松,当然可以全职搞腐败搞小三。

判定一个政权是邪恶还是正义也要从自由人权的角度来判定,而不是从经济角度判定。以希特勒政权为例,当时全世界都在经历经济大萧条,美国人民别说工作,连吃饭都成了问题,而希特勒统治的德国却经济一枝独秀,德国的失业率是零,而且家家都有私房,当时希特勒还提出要使家家都有私人汽车,德国全国人民对希特勒的崇拜和拥护到了疯狂的程度,这是德国人民的耻辱,他们一叶障目只看到经济的富裕却看不到希特勒践踏人权、种族屠杀的邪恶。这也是世界的耻辱,整个西方世界也一叶障目地对希特勒搞绥靖。人们很容易忘记历史,历史却总会重演。近三十年来西方出于经济利益对中共的绥靖态度又是在重演当初对希特勒的历史。

我们再说说日本。日本是一九三一年侵入中国东北,一九三七年大举进犯中国华北进而全中国。但是在一九三一年至一九三七年的六年的短短时间内,日本把东北三省建设得如同小巴黎,东北成为中国的重工业重地,无论是工业生产还是城市建设都辉煌繁荣至极。

我是一九七六年去大连工学院上学,当时毛泽东刚死,文革刚刚结束,中国经济濒临崩溃,连花椒大料手纸都凭本供应,就别说鸡蛋肉类了。尤其是在老百姓的民居住房方面,从四九年到我上大学的七六年,近三十年,百姓的住房几乎就没有发展,家家都挤在民国时期留下的老旧房屋中,北京城市建设也很土气。七六年,我这个在北京长大的女孩到了大连,真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我万没想到中国还有这么洋气辉煌的城市,城里有巨石建筑的高楼大厦,下水系统也很现代化,暴雨过后,街道的雨水立刻流入下水道,街面就像镜子一样净亮。我的东北同学说我真土,说你去哈尔滨看看,更洋气更辉煌。他们告诉我,大连是日本建设的,哈尔滨是苏联老毛子建设的。其实老毛子在哈尔滨没驻扎多久,却改观了哈尔滨的城市和铁路建设。可是,我们能因为日本把东北三省建设得这么好而判定它不是邪恶的侵略者吗?

可见,搞建设是容易的,在几年内把一个城市彻底改观也是容易的。不容易的是在人民心中建立起自由人权的理念,把一个国家建立成限制腐败滥权的民主制度,这才是造福于子孙后代的千秋大业。

下面,让我们回到三十年代,从欧洲学者最早对极权的认识来看清共产极权制度的性质。早在三十年代,欧洲政治学学者们就以苏共极权这个活样板对早期极权和晚期极权作出清楚的分析、论断和预见。早期极权是僵化教条狂热的,就像六十年代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晚期极权是机会主义的和功利主义的,其经济上表面极度辉煌,其媒体宣传和洗脑更加精致化,其对世界更具欺骗性,政府的极度腐败堕落渗透至民间社会,导致全社会的腐败和道德沦丧,这正是今日中国之写照。在国际事物中,它也是机会主义和功利主义的,对世界极具欺骗性。它当初进入WTO前,答应了许多条件,可一进入WTO,它就全都不照办,全都不算数了,中国刚一进入WTO,就不守规则,使得其他国家一片埋怨,叫冤不断,受骗大了。

今日中共极权是机会主义和功利主义的集大成者,其晚期极权的特征显而易见,其在经济发展上的投机行为可谓登峰造极:完全不顾环境怎么被破坏,不顾人权怎么被践踏,不顾人民的血汗钱怎么被极度糟蹋。我最近遇到几个美国人都告诉我,中国建了辉煌大饭店却空着,建了辉煌的城市却成为鬼城。

以PX工厂为例,PX工厂是制造甲醛,用来造化纤服装和鞋,很赚钱的生产和生意。世界上有百分之五十至六十的PX工厂建在中国,有百分之二十几建在南韩,还有百分之二十左右散建在世界各地。但是南韩的PX工厂没有污染问题,因为在建生产厂的同时,要建处理污水和废气的处理厂。建处理厂的费用比建生产厂甚至更大,韩国建处理厂非常严格,所以韩国的PX工厂没有污染问题。可是中国的PX工厂都没有处理厂,污染问题很大。为什么?要回头从八九年讲起。八九年六四天安门屠杀,西方世界开始杯葛中国,中国成了过街老鼠。邓小平就说,我们把经济搞上去,不怕他们不来跟我们做生意。于是中国在九一年九二年间出炉了优待外资的政策,一、三年不收所得税;二、三年后收低税;三、建厂不用考虑污染。于是乎,西方资本家趋之若鹜,大量涌入。

有人问,当初英国和日本发展经济不是也污染非常厉害吗?这个问题很好,只是不太了解历史背景:百年前的人们没有保护自然的常识,人们只知道向大自然索取而不知道保护自然,已经受到大自然的惩罚。可是三十年前,保护自然环境和资源已经是人人皆知的常识,中共极权这样不管不顾地破坏环境去发展经济是明知故犯,它实际上是为了它私家政权的稳定而这么干的。再有,那时的英国日本是自己国家自己毁,而中共政权是敞开大门让全世界毁我们的祖国山河。

我有一个朋友事业很成功,做到美国第二大化工公司的副总裁,他专门负责在亚洲的业务,主要是建化工厂。他对我说,PX工厂的污染破坏性就如原子弹,只不过原子弹是一下子立竿见影的破坏,而PX工厂是慢性杀戮,其实也非常厉害。你想想一个工厂天天放毒气毒水,这个破坏该有多大。

七、革命的到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日积月累,火山就会爆发。革命也一样,日积月累就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契机引发革命。美国革命是因为波士顿的一个男孩子去向英国士兵索要理发钱而引发市民对英国士兵的愤怒,后来又因为进出口商品的税收而发展至倾茶运动和革命。俄国人民走上街头,最后发展为推翻沙皇的革命,只是因为一个家庭妇女在街上抱怨买不到面包而引发。革命的到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以社会矛盾的积累为契机。

不彻底颠覆极权制度进行革命,就不能堵住腐败,习近平的反腐只是他稳固自己权力的权益之计,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中国的问题非常严重,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国家财富掌握在中共利益集团少数人手中,祖国河山被破坏殆尽,中共政府官员的腐败和滥权无以复加,腐败势力盘根错节形成强大的利益集团,他们断我中华之血脉,毁我祖国之山河。唯有革命才能救中国。

海外许多心系祖国的华人担心中国百姓已经失去自救能力,因为中共政府的极度腐败渗透到民间社会,使整个社会道德沦丧,使人们思想和精神整体变异和扭曲,有人担心,人们已不思变革,如何革命?我们不必过度悲观,革命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一旦革命到来,整个社会会受到洗礼和升华,革命起到的是推动和进步的作用,它能够推动社会进步,它能够使人民精神升华。就像面对无锡灾难的那些平常并不起眼的上海民营企业家,一夕之间他们就知道如何行动。同理,革命到来时,中国百姓也自然会知道自救的时刻已经来临。但是我们也不能过度乐观,因为腐败制度有其惯性,即便它垮台了,其惯性会带给民主制度麻烦,民主不可能一蹴而就,民主制度需要呵护和维护,民主初期会面对许多极权制度遗留的问题,初期的民主制度就像一个婴儿需要呵护才能长大强壮。

总之,我们不要害怕革命,我们要做好革命的准备,我们的准备就是要先做好自身反洗脑,消除自身的党文化,增强自身的公民意识,意识到一个公民的首要社会义务就是监督政府和批评政府,一个独立知识分子的独立性就在于独立于权力,即政府,如果人民不懂得监督和批评政府,政府自然就会腐败。只有人民拥有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的人权,人民的素质才能飞速提高。

由于互联网和微信的兴起,中国百姓民智渐开,正在奋力为自己挤出民间的自由空间,而中共也在竭力控制,这种力量的拉锯战会持续下去,中国百姓绝不是孬种,我们会像东欧人民一样,挣脱腐败极权制度,走革命的必然之路,我们中国人会与世界人民一样同享民主自由之福。

我们现在正当中国巨变的当头,我们不会失去这次机会。咱们这个拥抱自由宪政群就是为民间挤出自由空间的一份力量。我今天演讲就到此结束,谢谢大家的收听。

2015年10月13日晨于芝加哥家中

http://www.botanwang.com/node/44593
来源: 华夏文摘
作者: 三妹
#革命 #改良 #民主 #新颖视角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天朝网事, 政经杂谈, 时事热点, 时事大家谈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