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政变手册

完全政变手册

作者: 爱德华.鲁瓦克(Edward Luttwak)
译者:王亦穹

编者按:葛明先生通读《完全政变手册》之后摘录了其中的重要内容,提供给本刊,供读者参考。这本书所指的政变,指的是在首都突然发动的针对中央政府的武力颠覆,并不适用于中国大陆各地的革命志士,但政变谋划和执行过程中的许多注意事项和地方民变、兵变是相同的。在不暴露自身的情况下,请读者购买台湾木马文化出版社的原书。
第一版自序
任何一个有兴趣的普通人,只要准备好适当材料,都可以靠着本手册打造出自己的政变,只要事先知悉个中诀窍即可。但作者再次必须先提出两句警告:第一,政变要成功,必须具备某些先决条件……。第二,读者应当知道,发动政变的风险远比烹调失败高。
1979年版自序
(新兴国家)缺少了一样东西,既无法在国内制造,也无法从国外取得,那就是真正的政治社群。……新国家的管理阶层对于个人握有强大的权力,这些权力来自现代国家里的全国档案、记录、交通工具、电信设备,还有现代武器。但这些掌权者的行为并不受到法治的拘束,也不用受制于任何真正政治社群所必定维系的道德标准;这些违法者甚至连惺惺作态都不需要。最重要的是,掌权者的行为不受政治压力束缚,因为被压迫者既没有西方民主社会的投票机会,也没有适当的社会架构来发起政治活动。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政经杂谈, 时事热点, 时事大家谈 | 留下评论

艾晓明:怎样告诉别人你读过书 | 独立中文笔会

有位同龄人发言中读遍世界名著,这在英美国家也许是可能的。比如《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在幼儿园听到的是英雄故事,上小学时读缩略本,上中学读选章,上了大学如果是文学专业可能要求你读全本,读比较文学就甚至要求你读古希腊语了(在不同国家的语言专业要求也不一样)。我退休前给中文系学生上外国文学课的时候,建议学生读英文译本,语义的分量和中文翻译很不一样。

文革中外国文学毫无疑问都是禁书,1974年我上大学时(工农兵学员)图书室里的外国文学只有前苏的革命文学例如高尔基、奥斯特洛夫斯基等。记得一位教授发配到我们那个京山分院,带了不少世界名著,趁他回城我们几个同学在他书架上偷名著看。我抱了几卷本《战争与和平》,老师十来天就回来了,我也根本没可能看完。但是那个时候,能够摸到这样的名著,已经是巨大的幸福,就像中了头彩。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政经杂谈, 时事热点, 时事大家谈 | 留下评论

从习总的书目,看毛时代的特权 | 博谈网

从习总的书目,看毛时代的特权
2015-10-25 23:29
来源:
博客
作者: 李晨辉

过去地球人都知道,毛老人家特别爱看书。据说他的睡床上总是摆满了书。而且,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喜欢在自己的书房里接见外国贵宾的,搜遍古今中外,就找到毛老人家一个。所以,我首先断定,毛老人家是古今中外,第一个爱读书的君王。

不过,这一个断定,最近有被铁的事实推翻的可能。当然,这是一个可喜的推翻。就是毛老人家后继有人,中国又可能迎来一位同样爱读书,甚至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之的,比毛老人家还爱看书十倍的新君王,就是习近平习总。当然了。称习总、毛总为君王,可能有一些人不大爱听,人民领袖,人民当家做主(据说)的时代,领袖怎么可以称君王呢?可君王也总比“大大”好听吧?如今许多人喜欢称习总为习大大,这太不像话。大大何解?大大就是爹的意思。正常情况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爹。怎么能随便称别人为爹呢?爹可不是乱叫的。

坦白地说,我一直以为,那动不动就称咱们的习总为习大大的人,是打着红旗反红旗。表面上是在肉麻,实际上是在高级黑。想起了有关毛老人家的一个故事。说有一次,毛主席带领队伍驻扎在一个地方。组织一帮民众,控诉地主们的罪恶,表达对毛主席的感激。其中有一位颇有一点姿色的老太太,上台表达感激之情的时候,说自己的孩子,是毛主席的好儿子。毛老人家还忍不住回过头来问恩来:“恩来啊,咱们长征的时候,路过过这里吗?”这个故事不知列位都看懂没有?显然是在黑咱们的伟大领袖,已经到了叔可忍,婶不可忍的程度。但许多人都称如今的习总为习大大,是不是也有往这个方面,黑咱们习总的嫌疑呢?所以首先我非常诚恳地建议,以后这种称咱们习总为习大大的闹剧,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时事热点, 时事大家谈 | 留下评论

“膜蛤文化”盛行中国网络,或为影射习近平 – 纽约时报中文网 国际纵览

“膜蛤文化”盛行中国网络,或为影射习近平
AMY QIN 2015年10月21日
1996年6月,在马德里的一场招待会上,当时的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在梳理自己的头发,而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看着他。此举曾引发尴尬,但很多中国人如今回忆起来,觉得这是很可爱的品质。
江泽民曾担任过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在多年遭受网友嘲弄之后,现在他却成为亚文化“膜蛤文化”的偶像。
多年来,他一直是网民嘲笑的对象。人们取笑他那硕大的长方形眼镜和高腰裤。模仿他笨拙的语言,以及有时在正式场合表现出来的失礼行为。他们说他长相像蛤蟆,甚至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蛤蛤”。
但是近几个月,社交媒体转变风向,开始赞扬起89岁的前国家主席和前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来。在多年遭受嘲弄之后,他现在成为了某种时尚教主,成为了玩笑性质的亚文化“膜蛤文化”的偶像。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时事热点, 时事大家谈 | 留下评论

革命还是改良 | 博谈网

一、革命一词的本意和实际意义

近二十几年来,对于革命,我听到不少危言耸听的套话说辞,说什么革命会导致血流成河、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以致中国人一提革命就害怕,就想到流血和暴力。其实那些话都是政府和它的御用文人吓唬咱们老百姓的,有些老百姓也拾人牙慧自己吓唬自己。历史证明,暴力革命不必然产生暴力政府,而革命也不必然是暴力。二百年前的美国革命是暴力革命,它产生的是一个健全的民主制度,美国革命给我们立下了暴力革命推翻暴政的合法性的好先例。历史还证明,近代的革命都不是暴力革命。越是文明和信息发达的近代,特别是现代信息社会,发生暴力革命的可能性就越小。苏联和东欧共产极权国家的革命被称为天鹅绒革命,它们都不是暴力革命。几年前的埃及、突尼斯等国家的茉莉花革命也不是暴力革命。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天朝网事, 政经杂谈, 时事热点, 时事大家谈 | 留下评论

“比温和”的后果是自杀性的 | 博谈网

“比温和”的后果是自杀性的
——从声援信力建谈公民权利意识

当很多中国良心犯亲属的哭喊声被阅兵的轰鸣声压抑,人们在严酷的政治迫害下失语之际,八月广东教育慈善家信力建被捕所引起的舆论与声援,是令人稍感欣慰的。这些声援令我们相信,貌似冷漠的中国社会仍然存在着“巨大的沉睡的善意”(哈维尔语)。

然而,以敢言著称的国内维权律师张雪忠却发表了《信力建为什么就不能抓》一文,批评某些声援者一味强调信力建“温和”、“不激进”,是没有基本原则是非的说法。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政经杂谈, 时事热点 | 留下评论

余英时:怀念赵复三

2015年9月12日星期六
余英时:怀念赵复三
%3D%3FUTF-8%3FB%3FMDAxMCDotbXlpI3kuIkwMC5wbmc%3D%3F%3D-730256%3D%3FUTF-8%3FB%3FMDAxMCDotbXlpI3kuIkwMy5qcGc%3D%3F%3D-759165
刚刚过世不久的一位值得尊敬的人物就是今年7月15日在耶鲁大学附近的纽黑文逝世的赵复三先生,他是当时在共产党政权下非常重要的一个人物。他最早是爱国基督教领袖,跟其他的佛教领袖和其他的天主教的领袖是齐名的。此外,他的英文很好,他的学问也不错,所以他又转入学术界,最后是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做到副院长,在这以前他也是秘书长。
我认识赵复三先生是在1979年。那一年我们知道中共第一次派社会科学院的重要的学术领袖到美国来访问,其中有社会学家费孝通、文学批评家钱钟书、还有历史学家研究民国史的李欣,还有其他几位。这是一个重要的代表团, 第一次访问美国,在美国各大学重要的地方都停留了十天八天,引起了很大的重视,领导这个代表团的就是赵复三先生。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政经杂谈, 时事热点 | 留下评论

巨流河 – 齐邦媛

巨流河 – 齐邦媛

前言

一部反映中国近代苦难的家族记忆史,
一部过渡新旧时代冲突的女性奋斗史,
一部台湾文学走入西方世界的大事纪,
一部用生命书写壮阔幽微的天籁诗篇。

巨流河,位于中国东北地区,是中国七大江河之一,被称为辽宁百姓的“母亲河”。

南滨渤海与黄海,西南与内蒙内陆河、河北海滦河流域相邻,北与松花江流域相连。

这条河古代称句骊河,现在称辽河,清代称巨流河。

影响中国命运的“巨流河之役”,发生在民国十四年,当地淳朴百姓们仍沿用着清代巨流河之名。

本书的记述,从长城外的“巨流河”开始,到台湾南端恒春的“哑口海”结束………作者齐邦媛的父亲齐世英──民国初年的留德热血青年,九一八事变前的东北维新派,毕生憾恨围绕着巨流河功败垂成的一战, 渡不过的巨流像现实中的严寒,外交和革新思想皆困冻于此,从此开始了东北终至波及整个中国的近代苦难。 继续阅读

发表在 素心庄园, 天朝禁书 | 留下评论

徐泽荣新著连载:《重重雾释鸭绿江:抗美援朝决策新解》 第五章 北京终于正式发出入朝作战令,1950年10月1—19日

徐泽荣新著连载:《重重雾释鸭绿江:抗美援朝决策新解》 第五章 北京终于正式发出入朝作战令,1950年10月1—19日
2015年9月4日 4:51
5.1 引言
北京实施出兵朝鲜决定的第一阶段乃为1950年10月的头19天。它终结出兵准备和启动了实施出兵。前两章所谈到的战前各种准备、争取和平解决以及意在阻止美国越过三八线的遏制——虽然力度不大——此时都向即将开始的军事行动躬身让位。

目前大多数有关韩战的学术研究成果,都同意中国实施出兵决定是由美军越过三八线触发的。如果美军止步于三八线并保证不越过三八线,中国还会出兵朝鲜攻击美军吗?中国真的担心美国会入侵中国本土吗?如果它判断美军不会入侵中国本土,那麽它是根据什么做出这一判断的?

如果仅从政治而非军事角度观察这一中国实施出兵决定阶段,这一阶段便会显得矛盾,引致疑惑丛生。为什么毛泽东不将北京于1950年10月2日和8日作出的决定告诉斯大林?出于什么目的,毛泽东通过周恩来和林彪告诉斯大林下述错误信息:北京将取消或者推迟出兵朝鲜?最后,斯大林为什么会推迟派出苏联空军掩护志愿军?斯大林推迟派出空军的决定是否曾令北京出兵朝鲜的决定发生过动摇?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天朝网事 | 留下评论

是时候了,要让中国人民知道“抗日战争”的真相

是时候了,要让中国人民知道“抗日战争”的真相

抗战胜利70周年,有必要用更宽阔的大视野重审这段历史。中国人民对于抗战,大多只停留在“三光政策、小兵张嘎、铁道游击队、敌后武工队”的水平,不晓得“抗日战争”其实隶属于东北亚地区旷日持久的“三国混战”!中俄大战、日俄大战、中日大战。
其中的中国,不是天生就挨打受欺,之后的国运背转,也并非啥“封建专制、腐败无能”,主因是我们的小农经济,在别人的工业经济面前严重落伍了。之前的中华帝国也专制、也腐败,却一直是地区霸主,曾侵略扩张了无比广袤的领土,周边邻国噤若寒蝉。
18世纪,俄国在彼得大帝开创的工业化道路上阔步前进,帝国野心膨胀,这才反过来对中华帝国不断蚕食,侵吞了中国几百万平方公里领土,更对中国边民种族灭绝大屠杀。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政经杂谈 | 留下评论